此时的月亮上,面向大地的一面沟壑交错,其中还有一道几乎贯穿了整个横面的裂缝,那裂缝如同要将月亮一分为二般,显得十分羡慕,更不提在月亮表面的中央位置,还有一个十分显眼的凹痕,而那凹痕正是沐雪和那可怕存在第一次碰撞时所产生的。

现在无论是沟壑还是凹痕,全都被幽蓝色的线条所占据,一同出现的还有原本应该存在的猩红之色,乃至是阴暗的纹路,总之此刻的月亮看上去各种颜色汇集,就像是一个染色盘一样,被胡乱的涂抹,散发出多种诡异气息。

沐雪的感应十分敏锐,她在这些东西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,不同于以往,有了之前经验的她,现在更能体会那些诡异气息的可怕,那完全是一种无差别的压迫,即便相隔甚远,她都能感受的到。

天父才离开半天,这些诡异的东西就出现了,现实由不得沐雪不去多想,她猜测着难道月亮上的变故,是否是因为天父下凡的缘故?

显然这只是个猜测,她得不到答案。

深吸一口气,沐雪便想激发自身的力量,但却在下一刻想起来,身上的女武神之胄已经被她给吞了,现在她的身上除了因天父而存留的纯粹圣光外,她根本没有别的手段。

“该死,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?”

沐雪脸色一变,但还是催动了体内的圣光能量,霎时间圣光绚烂,照射四方,而她也借由这股力量缓缓漂浮起来,直至升到了基地小镇的高空之上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是圣堂方向。”

“是大神官,她身上的光芒好纯粹。”

“啊,快看月亮,可恶,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?”

“该死!”

基地小镇中,大部分人都看见了此时的沐雪,紧接着就发现了月亮上的异状,不由得为之心惊。

实在是因为月亮上才结束了一场战斗,而且还是发生在昨天,因为那一场战斗,他们的大神官都差点醒不过来,有了这样的经历,基地小镇的人实在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“将圣光矩阵开到最大功率!”

不用沐雪开口,小镇中立时就有人操作起来,下一刻,本来稍显暗淡的圣光矩阵,霎时间变得璀璨明亮,与空中的沐雪交相辉映,两者的圣光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共鸣。

沐雪心中一动,感受着这种共鸣,心中顿时为之一喜,随即便顺着感觉,将自身的圣光能量分出一部分作用在矩阵上。

嗡……

空气之中泛起涟漪,圣光矩阵在这一刻显得更为璀璨,其中更是蕴含着一种安定人心的气息。

“这是……天父赐予的那一缕气息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神性吗?”

沐雪心中惊叹,此时才发现自身与以往的不同,圣光变得更为纯粹不说,身上还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,而这种气息她只在天父身上感受到过。

“是了,天父是神灵,至高无上的存在,那直接赐予我的东西,定然会沾染上一些天父才能拥有的东西。”

沐雪这般想着,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。

在她看来,自己现在或许没有与敌人战斗的能力,但若是想以自身力量守护住基地,却还是有一丝可能的。

更何况,天父只是离开了,并非不会回来,她更愿意相信这是天父对她的一次考验,兴许天父正在某处看着她接下来的表现,毕竟昨天的那一场战斗,严格说起来她是失败了,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像昨天那样,她渴望胜利,渴望向天父证明自己。

“来吧,你们这些该死的杂碎!”

沐雪面色坚定,暗自发誓,即便倾尽所有也要保下基地。

……

月亮,大地上因昨天的战斗而产生了剧烈的地质变化,此时在那巨大的凹坑之中,一座近百米高的巨大白骨门户耸立其中,中央是可怕的能量旋涡,如那阴暗与星空,还有蔓延至整个月表的幽蓝色纹路,全都是从那旋涡之中流淌出来的,伴随着这些东西出现的,还有几股可怕至极的气息。

终于在某一刻,一只脚从门户之中迈出,紧接着便是瑞加娜的整个身躯。

她无视了月表上现在交错的深渊气息与能量,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下方的世界,在她的身后,拉尔斯身披幽蓝色烈焰从旋涡之中走出,一出现,四周的虚空之中就泛起了一朵朵幽蓝色的火光。

在两人走出来之后,白骨门户微微颤动,能量旋涡似乎即将溃散,却在下一刻轰然炸开,能量冲刷着门户,白骨咔咔作响,在诡异力量的引导下迅速化成一个巨大的骸骨王座,而自那震动的能量洪流之中,克斯达尔显出了身形,端坐在了王座之上。

在克斯达尔的左手上,还拖着一个正在挑动着的心脏,那心脏每一次挑动,都会弥漫出一缕隐晦与不想的气息,片片符文流淌,却又在下一刻被心脏重新吸回去,如此周而复始。

在其右手上,是一个骸骨囚笼,囚笼中困着一个佝偻的身影,那身影表面密布着细小的纹路,就像是一个瓷器身上所产生的裂纹般,仿佛下一刻就会崩溃。

瑞加娜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下方世界中一个亮点,同时从其中感受到了浓郁的秩序力量,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略带讥讽的笑容,也不知这笑容是因为下方世界那些人的自不量力,还是因为跟过来的几位堕落神祇。

她从未将这几人当成是伙伴,堕落深渊之中也不兴这种东西,有的只是利益与相互倾轧,今天能合作,也许下一刻祂们这个松散的联盟就会因为利益而崩溃。

不过到了现在,至少她的目的已经达成,不止成功坑到了墓那个小鬼,现在还拉来了燃烧之魔和恐惧老人,顺带还拐了诅咒之心入场,相信有这些存在,即便真的有秩序神灵出现,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了。

“果然是秩序侧才拥有的力量,这种气息十分的纯粹,错不了,这份力量的源头的确是个神灵,而且这个神灵并未消亡。”

拉尔斯同样是从久远的时代存活到现在,知晓秩序侧的厉害,鸟首虽然看不出表情,但通过语气也能感受出来他此刻的严肃。

克斯达尔微微眯眼,看着了瑞加娜,似乎是从中看出了些东西,不过并没有说什么。

“啊,秩序的力量,我要找回我的脑子,我要吞了这秩序力量,将其变成我的养料。”奎巴德这个没脑子的存在,顿时就变得兴奋起来。

“那么……开始吧。”瑞加娜道。

拉尔斯与克斯达尔颔首,后者将手中的骸骨囚笼朝下方世界一抛,那囚笼顿时便如同流星一般朝那个光源处落去。

(截止中午十二点,首订成绩是二百五,和上本书一毛一样,呵呵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