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洛萨身躯在颤抖着,这并非是她的本意,而是她此时的一种本能。

是的,她在害怕,在恐惧。

因为此时她眼中所看到的,是一片洁白,那洁白该怎么描述,有种颜色叫五彩斑斓的黑,而她现在看到的就是深邃的白。

那是一种洁白到了极致,不染一丝杂色的色彩,言语难以描述,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还不足以让她感到恐惧,因为她是神灵,真真正正的神灵。

而让她真正感到害怕的一点,却是安德身后那渲染到遮蔽整个视线的规则锁链,以她神灵的视角,自然能够看到很多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,她看到了安德身后溢散出来的一丝力量,同时也看到那一丝力量之中所蕴含的可怕。

神灵是能够玩弄规则的存在,就如她这样的堕落神灵,自身的力量就是规则,扭曲与混乱就是规则,有时候如果她愿意,那么她口中说出的话就是规则,这就是神灵,是神灵所代表的力量与能力。

而克洛萨所见到的,是无穷无尽的规则锁链,是不可探查的数量,是不可知的广博,是看一眼就能令她灵魂都要颤抖的真实。

“美女你冷吗?”

安德的声音带着疑惑,而落在克洛萨耳中,却是另一个腔调与内容。

“你……在……恐惧……吗?”

神的话在某些时刻是带有力量的,规则之下的言出法随,但那不是无时无刻的状态,而是主观意识下才会展现的特殊能力。但可落下此时听到的话,却令她身躯颤抖的更加剧烈。

是的,她很恐惧,无与伦比的恐惧。

那是浩瀚到不可计数的神音,是如同所有规则凝聚的宏大,更是如同一切之起始神秘,更是一种源自生命等级上的压制。

“不,不可能的,我是堕落深渊虫族母皇,我是扭曲血狱的领主,我更是混乱与扭曲双规则的上位神灵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她很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但是潜意识中却告诉她,现在自己所面对的,很可能真就是那一切的起始,是神灵之上的可怕存在,那是一种她都无法理解的存在。

“啊!”

她尖叫一声,身上的血色纱衣瞬间化作氤氲血气,在她周身弥漫开来,扭曲与混乱的力量作用在四周,地面便因为这样的力量而涌动起来。

而在安德的视角,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表现。

在他看来,自己只不过是问了对方是不是冷了,但对方没有回应,反而露出古怪表情,那表情有点像是……看到流氓,娇媚的脸上都带着点恐惧。

安德很受伤,对方这明显是要将他当成流氓的节奏啊。

紧接着,他就看到了对方在尖叫。

“喂喂,你乱叫什么啊?”

安德皱眉,说话间他还一时跺了下脚,总之对方的表情让他不太喜欢,他有不是痴汉流氓,犯的着有这么大反应吗?

而他的举动落在克洛萨眼中,却又不同。

她只看见了安德身后洁白的色泽在涌动,无尽的规则锁链在缠绕,一缕缕气息在弥漫,同时还朝前跨了一步。

“轰隆!”

一声比落雷还要宏大巨响之声炸响在耳畔,在那一瞬间,无穷尽的白光冲天而起,顷刻间便已充斥在正片天穹之上,从她的角度看去,眼前是一方望不到尽头的巨大天幕,将天空与大地都给分割开。

那些因为混乱和扭曲力量而产生异变的地面,在这片白光之下瞬间复原,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原,并非是修复,而更像是将某些东西回归到某个时间段之前的那种完整性。

“啊!”

克洛萨再度尖叫,声音之中的恐惧之意更浓。

“不,这不是真的,世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存在,这不现实,没有谁可以掌握这么多的规则,没有!”

自始至终,克洛萨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,她是神灵,还是掌握着两种规则力量的上位神,更是堕落深渊之中的古老神祇,深渊那可是一切物质界的克星,是以物质界为食的存在。

但哪怕是整个堕落深渊与面前的存在相比,也没有半点的可比性,那完全是难以描述且无法理解的存在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安德一脸古怪,眼前这姑娘很漂亮是不假,但至于来泳池看到自己就这么大反应?还是说……

他猛然反应过来,这才想起来对方的衣着,这尼玛误会大了啊。

“你等等!”

安德忙摆手,想要解释什么。

但这番举动落在克洛萨眼中,却是无尽的光芒与规则质量,随着安德一挥手的动作,便充斥在了她的周身,如同锁链一般将她捆住,那混乱与扭曲的规则力量,在面对无尽规则锁链时,瞬间便已崩解,甚至于是身上都冒起了浓烟。

她感受到自己身体被无数力量无情的灼烧着,自身那代表着堕落深渊的负面气息,更是在这一刻被泯灭,被蒸发。

“啊!!!”

尖叫。

痛苦。

崩溃。

这是她此刻的真实写照,在无尽规则力量出现在身边之后,她的神志就已经混乱了,那是无可匹敌的力量,似雄峰垮塌之下的蝼蚁,像天崩地裂之下的鸡卵,更如那无尽烈焰之下的一滴水,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,一切都在最初的那一刻就有了定局。

安德看见眼前这女人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,再次尖叫起来,顿时眉头就是一皱。

一次两次也就罢了,几次三番一直叫,怎的?怕老子会强了你?

面对美女要有耐心,但也得分什么情况不是,知道的人以为你是在练声乐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!

安德皱着眉轻喝:“你能不能闭嘴?很有意思吗?”

他发誓,顶多就是语气稍微重了点,但对方的反应,却像是有人在她脸上扇耳光一样,惨叫愈发高亢。

我尼玛……

安德愈发没什么心情继续下去,语气不由得再次加重。

“闭嘴!”

却是不知就在开口之前的那一个呼吸功夫,度假村铁栅栏围墙外的树林中,刘圣从一棵树后面露出了头,他所在的地方离安德的位置顶多也就三十来米的样子,以刘圣的能力,能够清晰看到和听到两人的动静。

刘圣第一眼看去就瞪大了眼睛,他看到了克洛萨眼中看到的那一幕,那遮天蔽日的白色天幕,那无尽的光芒,还有那他无法理解的无数锁链,更是看到了被安德喝了一声而停下尖叫,继而浑身瑟瑟发抖的克洛萨。

即便相隔三十多米的距离,刘圣所在的位置,依旧被安德身上散发出的无尽规则锁链笼罩着,那无法描述的力量在他周身纠缠着,那浩瀚的气息令他如同直面整个宇宙,那是一种源自于内心的渺小。

也就是在这一瞬间,他的整个心神几乎都要被安德身上的可怕气息所占据,几乎就要失去了自我。

好在下一刻,他身上的荧光震动了一下,周身那无法描述的力量像是分辨出了他的身份,自动的让开了道,使得他所面对的压力几乎全部消失。

但他不敢轻举妄动,甚至连呼吸都不敢,生怕惹到了他视线中的那个人。

直到此时,他才真正知晓了安德的可怕,而这所见到的,很有可能只是安德自身微不足道的一缕力量而已。

(这一章太尼玛难写了,我笔力不够,删删减减好几次,怎么都写不出那种主角的神秘与强大的感觉,好憋屈,我果然是个辣鸡,注定只能写扑街文,艹!

求下推荐票给点安慰,难受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