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肉地狱,这一片被血肉侵染的区域,在三大军团口中,这里已经是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地方,所有进去的人,只要稍一深入,就有被邪异力量扭曲的危险。

这一点是经过近百人的生命试探出来的,而这其中几乎九成都是圣职者,这些圣职者顶着圣光,虽然能够抵御污浊气息的污染,但圣光的消耗速度会因为污浊气息的增多而加剧,几乎所有想要深入内部打探情报的圣职者,最后都会因为圣光后继无力而被扭曲成怪物,所以自那之后,圣职者们就只能在外围打探一些基本情报了。

此时此刻,三大军团据守在雷霆堡垒之中,做着最后的殊死一搏,即便已经预计到了最终的结果,但他们所有人都别无选择。

近了!

那血肉扭曲而成的怪物已经出现在了眼前,最前面是数不清的虫子,密密麻麻的虫子铺满了视线的每一角,并非是从一个方向而来,而是从四面八方压来,将整个雷霆堡垒给围困在中央。

虫子的数量仿佛无穷无尽,行动起来就像是奔涌的怒涛,而雷霆堡垒此时看上去,更像是在狂涛之下一块顽强屹立的礁石,至于这块礁石会在多久之内被狂涛淹没,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堡垒外墙上,三千多圣职者神色肃穆,他们之中有人一脸紧张,但更多的却是满脸杀机的死死盯着前方,在他们的后面,数万战士严阵以待,只等一声令下,就要冲上前去与敌人做最后的死斗。

周遭是虫子的嘶鸣,还有哪些扭曲怪物发出的古怪声音,汇集在一起之后,声音显得尤为嘈杂刺耳。

虫群和怪物本该依照本能行事,但此时却像是有了智慧一般,在离雷霆堡垒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,围而不攻,也不知是否是要给予战士们心理压力,总之这些数万战士们,此时的内心的确不怎么平静。

外墙的一处,铜泽三人并排而立,都是一脸郑重,紧盯着前方的虫群与扭曲怪物,那满山遍野的虫群与怪物们所处之地,空气都带着扭曲,污浊的力量从怪物们身上散发出来,地面沾染上一丝,立刻就会变得殷红,紧接着就开始长出血肉,仿佛活了过来般,看起来极为可怖。

怪物们所过之处,地貌被改变,大地变成血肉地狱的组成部分,恐怖之中透着邪异,邪异之中又带着森然,一切看起来就仿佛是为了破坏一切而存在的,让人打心眼里发憷。

即便是三大军团的元帅与领导者,铜泽、格伦特和罗恩三人在面对这一幕的时候,心中也同样带着惊惧,这种惊惧仿佛是本能,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与不可抵抗的敌人时产生的情绪,即便他们强自抑制住了这种情绪,但不可避免的,心里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时候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“要来了。”铜泽沉声道。

如他所说的那样,在某一刻,那些等待已久的虫子和怪物,就像是收到了某种命令一般突然动了起来,虫子在前,血肉扭曲的怪物们则比较混乱,因为它们之中有的速度快,有的速度则很慢,奇形怪状的没有个统一的外形,比起虫子来看起来更加可怕。

三人最在意的,就是这些血肉扭曲的怪物,因为他们知道,虫子只会带来杀戮,而这些怪物却会让这个世界彻底陷入到混乱与扭曲之中,沉沦进最可怕的梦魇里。

“圣职者准备!”

“法团准备!”

“兽血军团,预备接应战斗!”

“第二军团,随时做好接应。”

“先锋军,盾牌手先上外墙。”

不用三人吩咐,按照造就定好的作战计划,传令兵将命令传达到每一个人,战士们顿时躁动起来,有恐惧,但更多的却是明知结果后的不顾一切。

此时的雷霆堡垒就像是一个火药桶,只需要一丁点儿火星子,就会被彻底引燃。

轰!

终于,虫群如浪涛般拍打在外墙上,十米多高的外墙,全部由巨石整齐堆砌而成,其坚硬程度不言而喻,虫子们的利爪与锋锐口器无法将之洞穿,所以这种情况下,最终只能变成攻城战。

虫群是攻方,三大军团则严防死守。

圣职者们坚守着自己的位置,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动作,反而是兽血军团陆续登上外墙,先锋军之中诸多拿着散发微光盾拍的战士上前抵在最前方,第二军团的战士们手持刀枪,在盾拍时候严阵以待。

不多时,第一只虫子攀上了城墙,在垛口处一跃而起,朝着最近的一个盾牌手扑去,但是还在半空的时候,就被无数兵器散发的微弱圣光给灼烧的身躯残破,下一刻便从半空中摔落下来,被一支从盾牌缝隙中戳出来的长枪给捅了对穿。

这就像是个信号,在第一只虫子冲上来之后,随后便是数不清的虫子,开始从城墙的各个位置上攀了上来,向着战士发起了冲锋。

外墙之上是成片成片的圣光,战士们手中的武器都散发着微弱光芒,对比圣职者身上的圣光显得很薄弱,但是连在一起,却像是为整个雷霆堡垒染上了一层圣光的薄膜,那些虫子在冲上来的第一时间,便被圣光烧灼的吱吱惨叫,身上出现燃烧的痕迹,战斗力锐减,更有甚者倒霉点的直接就被烧灼成了灰烬。

但是,虫群的数量实在太多,就像是漫过堤坝的洪水,洪峰虽然泯灭,但后续的虫子却是更为汹涌。

终于,第一个损伤出现了,一个盾牌手被一只虫子撞击的退后一步,紧接着在这个缺口处,更多的虫子冲了上来,将那盾牌手淹没在其中,尽管后方的战士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奋力的抵挡着,却依旧撼动不了虫群的脚步。

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,紧接着就变成了常态。

“为了色洛肯,杀!”

“死吧,杂碎们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外墙之上,吼叫之声不绝于耳,也有惨叫夹杂其中,虫群仿佛无穷无尽,令此时的战场变成了一个血肉磨坊,鲜血很快就抛洒在了外墙之上的每一处。

那些圣职者们依旧如同标枪般站着,即便其中有很多人忍不住想要动手,但却依旧牢记着他们得到的命令,在扭曲怪物出现之前,他们不能有任何举动。

也得亏他们身上的圣光炽烈,即便是站着,圣光庇护之下,那些虫子在还没靠近的时候就被烧的不成样子,紧接着就会被战士们怒吼着撕成碎片。

“圣职者准备!”

战场之中,铜泽浑身沐浴圣光与烈焰,他视线前方墙下几十米处,一个爬行的怪物越过了虫群,朝着外墙逼近。所过之处,地面上留下了一片殷红与扭动的泥土,那些泥土正在朝着血肉化转变,怪异与污浊的气息也弥漫开来。

圣职者们神色一震,握紧了手中的刀枪,知道最危险的一刻终于要到来了。

便在这时,雷霆堡垒之中突兀的爆发出一声轰鸣,整个雷霆堡垒连同地面都是一阵,紧接着便是强光冲破堡垒的阻碍照耀出来,这强光转瞬之间便将整个雷霆堡垒笼罩住,与此同时,一个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雷霆堡垒。

“哎呀,这里的传送炸了,我们该怎么回去呀?”

这是个女声,清脆悦耳,却带着点焦急。

(手上有票的老爷们,都投给我呗?顶我一下,让我稍微站高点,拜谢啦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