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音似从九天之外落下,本该空灵,此时却透着让人心悸的气势,配上那混乱与扭曲的气息,还有血肉祭坛上污浊的环境,不由得令人感到头皮发麻,像是步入深渊,眼前所见的一切都与现实格格不入,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拉入最暗沉的时空之中。

即便是顶着圣光的奥琳娜,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,也忍不住产生眩晕之感,感官似乎都受到了蒙蔽与干扰,眼前一切都觉得不正常。

更让她不自在的,还是发现自己的圣光居然无法在第一时间将现场的邪异消除,这是她从未遇到的情况,即便再没什么心眼,也忍不住暗自心惊。

此时,血肉祭坛中央的空间裂口处,更多的污秽气息涌了出来,像是洪峰溃堤有了宣泄口,疯狂的往外涌。

“呀!”

奥琳娜瞪大眼睛心惊不已,下意识的便催动身上的圣光,一时间整个人都变得灿亮,光芒瞬间笼罩整个山腹空间,与那充斥在山腹空间中的污浊产生对抗。

嗤嗤嗤……

耳边能听到烈焰烧灼生肉般的气息,滋滋的响个不停,放眼看去,污浊的气息在圣光之下消散,却又因为有补充的缘故,而无法彻底消除。

渐渐地,污浊气息居然与圣光分庭抗礼,诡异的占据了半处空间。

一方是奥琳娜身上的圣光,是污浊气息的克星,能够轻易泯灭污浊气息之中的混乱与扭曲。而另一方便是那代表了无序与阴暗的污浊,即便是圣光克制,却依旧凭借着恐怖的量,硬生生的在圣光照耀下坚持了下来。

“是谁!怎么会有这般浓郁的秩序力量?”

那个声音再度从裂缝之中响起,每一个音阶落下,都会带起污浊阵阵涌动,那污浊气息之中,更是随着话语出现各种扭曲,而那些扭曲,则是有要形成诡异生物的可能,仿佛那声音都带着某种力量。

奥琳娜的感觉就是如此,即便是她,在听到那声音时,都感觉自己身上的血肉活了过来,仿佛要脱离自己的身躯,成为某种不知名的诡异存在。

此刻展现在她眼前的,是那因为话语而迅速扭动的血肉祭坛,那祭坛上的血肉已经从祭坛上剥离开来,一块块血肉涌动扭曲着脱落下来,然后在奥琳娜眼前生长出肢体。

那是在视觉上充满了不规整的血肉怪物,它们有着近乎扭曲的躯体,有着邪异的外观,更有着让人作呕的污浊气息,最让人难以接受的,还是那嘶哑可怖的吼叫,仿佛代表着世间一切的恶与阴暗,便是看上一眼都让人作呕。

奥琳娜即便在战场上表现的再怎么勇猛,但在看到那些血肉怪物成形之后,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表现出了少女的心性,不是因为恐惧,只是因为那些怪物足够恶心。

更为惊人的还不止如此,在那充斥半个山腹空间的污浊气息中,那些明明是石头材质的山体,表层居然也开始渗透出血肉,突兀的生长,然后一团团的坠落,受那难言的音阶引导,受那污浊的滋养,渐渐化成新的扭曲怪物。

阴暗、晦涩、污浊、腥臭、扭曲、混乱……

此时此刻,任何可以用来形容阴暗面的词,都能套用奥琳娜此时所见的场面中,至少在她看来,这是她成长至此见到的最可怕的场景,可能普通人光是看一眼,就要被那可怕的混乱气息扭曲成怪物。

“我,我不害怕!”

奥琳娜暗自给自己打气,但面对这样的场景,内心却是忍不住生出了一点小怂的心思,这是少女的本性,也代表着她的不成熟。

“谁在那里,出来!”

她声音不小,明显是想用声音来掩盖自己的心虚。

似乎因为她声音的缘故,那扭曲的现场之中,污秽气息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,但是下一刻却变得更加汹涌,空间缝隙也随之扩大,如果刚才还只是一条缝的话,那么现在就是空间上被开了一扇门,伴随而来的是更多污浊与混乱。

“啊!”

奥琳娜惊呼一声,即便“聪慧”如她,这时候也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。

因为随着更多污秽气息的出现,一时间居然将她身上的圣光给逼退了一些,从原本双方的平分秋色,到现在圣光只能充斥山腹空间的三分之一,这已经说明了对方的可怕。

“秩序力量的神灵吗?多久没有见过了,呵呵呵……”

低沉刺耳的笑声中,污浊气息变得更加活跃,随着每一个音阶的落下,更多的血肉怪物产生,似乎是受到那可怕声音的催动,血肉怪物们或爬或跑的朝着奥琳娜冲了过来。

奥琳娜不由得握紧了双拳,深吸一口气,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悸动。

“嗷嗷……”

“呜嘶……”

“吼吼……”

血肉怪物发出各种各样的嘶吼,不带半点理智,似乎只有杀戮与破坏的本能,速度或快或慢,却又坚定的朝奥琳娜逼近。

终于,第一只血肉怪物来到了圣光所笼罩的范围中,不出意外的,血肉怪物在离开了污浊气息,步入到圣光范围后,身上就燃烧起了火焰,那火焰与圣光类似,同样是纯白的色泽,但却冒着滚滚黑烟,而那黑烟在接触到圣光之后,则一点点的化为虚无。

只不过几步的距离,第一头血肉怪物就被圣光灼烧成了灰烬,但在它之后,还有更多的血肉怪物往前冲。

最让奥琳娜心惊的,是这些怪物对于圣光的抵抗能力,明显要高于虫群,即便她此时已经将自身圣光催发到了最大的程度,那些血肉怪物也一点点缓慢的接近着。

奥琳娜承认,有那么一瞬间她感受到了恐惧,那种恐惧源自于未知,对于眼前这一幕的未知。

“你是谁?”

奥琳娜捏着拳问道。

空间裂缝之中,那个声音再度响起:“这里残留着温达姆的气息,但我能感受到它存在于我身体中的灵魂印记已经消亡,是谁……杀死了我的孩子?”

“温达姆?”

奥琳娜顿时就想起了之前在战场上碰到的那个怪物,同时也想到了自己之前的战绩,不想还好,一想顿时就来了底气。

“是我!”

她毫不犹豫的承认了。

“哈哈哈,原来是这样,没有想到在这样低级的世界当中,居然有这秩序力量存在。很好,我已经太久没有吃过秩序力量了,甚至已经久远到都快忘了秩序力量的美味,成为我的养料吧,我会吞到你身上的秩序力量,再将你的灵魂扭曲,赐下我的力量,成为我强有力的使者。”

说话间,裂口陡然壮大,漆黑的空间缝隙之中,一指枯败惨白,同时还流出脓血的手伸了出来。

那手掌一出现,就令周遭的污秽加深,随着其话语,混乱与扭曲顿时变得更加严重,朝着奥琳娜汹涌扑去,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圣光压制住。

“啊!”

奥琳娜心惊不已,朝后退了两步,紧盯着那空间裂缝凝神戒备着。

她有预感,自己很可能碰到了一个可怕的存在,而且这个可怕存在还有可能是她所不能抗衡的。

(昨天欠了一章,因为有老爷说不喜欢昊哥,想想也是,所以就决定修改下大纲,弄的有点晚,最后就洗洗睡了,明天找机会补上吧。另外今天的推荐票超少,大伙儿多投点吧,现在数据太差了,我感觉这本书十有**得扑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