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柔姐来了,进来坐会儿吧。”安德笑着道。

这话就是纯属客套了。

曲柔干笑一声,下意识先看了眼刘圣,后者只是注视着安德,明显是在全神戒备。

“这位是?”

安德看出刘圣的状态不对,正常人怎么可能会紧盯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不放?所以他给安德的印象就是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?

“啊,哦哦,他是我的领导,刚好顺路过来。对了,他是蔡蔡的干爹,啊不,是养父。”

曲柔现在很慌,由不得她不慌,安德背后那些目光,刺的她浑身发麻,如有实质般,令她只觉如芒在背,说话都有点抖。

那种气息与压力难以形容,非要描述的话,大概就是面对天敌克星时,那种生命等级过高造成的恐怖压力,就像是老鼠面对猫的时候,所受到的天然压制,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,浑身不舒服。

“哦,这样啊,你好你好。”

安德对刘圣笑[ ]笑,心里却是腹诽,干爹这个词现在可不怎么好来着。

刘圣目光灼灼的看着安德,然后微笑伸出手。

“我是飞燕的养父,不是什么养父。”

他多毒辣的眼睛,自然看出了安德目光中的古怪,也猜出了安德心中所想,所以才有这么一番解释。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安德觉得气氛莫名有些尴尬,他交际圈几乎为零,和陌生人打交道也就是流于表面的客套而已。

“上次你救了飞燕,我还没有过来道谢,这次听小柔说要到你这里来,我就刚好顺路过来见见你,也好当面向你道谢。上次要不是你,飞燕那孩子就危险了,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,也多亏有你,不然我得后悔一辈子了。”

安德闻声笑着摆摆手:“不用客气,我也只是刚好碰上了,真正出力的是柔姐,我也就打了个急救电话而已。”

说着他想结束这个话题,过度的客套他也有些不习惯,所以便道:“别站在外面了,都进来坐会儿吧。”

曲柔看了眼安德的身后,吞了口口水,下意识道:“不,不用了,你把小狗带出来,我们还有事,马上就要走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安德点头,刚想说点什么,那边刘圣却是笑道:“也好,进去看看吧,登门拜访不进门也有些不礼貌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安德顿时止住话题,看了眼刘圣,又看看曲柔,目光有些古怪,似乎是在说你看这人是不是有毛病?登门拜访不进门不礼貌?这是什么话?话说登门拜访的礼物呢?空手上门吗?

他很想把这个槽给吐出来,但那样的话情商就太低了,所以也只能笑笑:“没错,进来坐坐吧。”

“刘主任。”

曲柔小心说了声,看着刘圣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她很不想进去。

“走吧。”

刘圣倒是依旧微笑,脸上表情不变,随安德一道往门口走,曲柔握了握拳,深吸口气,先是看看门店,然后又看看安德,表现的有些踌躇。

“柔姐?”

安德回头。

曲柔忙露出笑容,然后迈动脚步,步伐沉重的跟着往前走。

安德打开门,客套道:“我这里平时很少有客人上门,稍微有点乱,别介意啊。”

说话间门被打开,阵阵霞光顿时从门口涌了出来,如同水一般倾泻而出,三人顿时便被这霞光淋个正着。

安德一无所觉,那水流一般的霞光流淌到他身上,便像是烟气一般,对他毫无影响。而刘圣与曲柔两人却是浑身一震,前者眉头微皱,便觉仿佛是身处惊涛骇浪之中一般,那水一般的霞光仿若奔涌的浪涛朝他冲击而来,下意识的就想爆发出自身能力来抵抗,但转念间却又将这个想法给压了下去。

“啊!”

曲柔却是惊叫一声,被霞光一冲,顿时脚一软,从台阶上倒了下去。

“诶?小心!”

安德下意识的伸手拉住曲柔的胳膊,微微用力就将她的身子扶稳,后者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,连呼吸都急促了些。

“柔姐你怎么了?”

他感觉到了曲柔身体上的颤抖,像是受到某种惊吓,不由得疑惑,看了看自己的店铺,光线充足,门窗透亮,街道上还有路灯,环境一点都不阴暗,他不知道曲柔这种惊吓是从何而来。

“啊,没事没事,我,我刚才崴了脚。”曲柔打了个寒颤,忙出声道。

“哦这样啊,那得小心些,以后还是少穿高……嗯,以后要看路。”

看了眼曲柔脚上的鞋,可惜是双运动鞋。

“嗯嗯。”

曲柔赶忙点头。

“来,两位请进。”

安德推着们,对两人笑笑。

刘圣这时候才回过神,朝曲柔点点头,然后深吸口气,压制下自身那几欲喷薄而出的能量,跨步迈出门中。

一进门,便仿佛是来到了另外一处天地,放眼看去,整个房间都被那些虚影充斥着,一层叠着一层,彼此纠缠触碰,那些虚影中的人或兽发出无声嘶吼,似乎是在争抢位置一般,躁动间的波动让房间的空气都在震颤。

一道道目光汇集在他身上,即便强如刘圣,也觉头皮发麻。那种压力更是让他几乎喘不过来气,他感肯定,那些虚影中的任何一个,如果爆发出能力来,绝对能够轻易灭杀他!

这是他长久以来自战斗中壮大的本能,这种本能不会欺骗他,所以这一刻,刘圣手心都冒出汗来。

曲柔跟在后面,那些目光的压力被刘圣一个人扛下了大半,所以她此时的压力要小不少,但她的处境不刘圣更不如,恨不得立马就掉头跑出去,那每一道放在她身上的目光,都令她如坐针毡。

“很漂亮的……雕塑。”刘圣道。

安德笑笑:“咳,这东西叫手办,年轻人倒是挺喜欢的。”

刘圣闻言笑着道:“哈哈,是我孤陋寡闻了,没太关注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喜好,你平时就是卖这些东西的吗?”

安德点头,稍微解释了下自己的专业,“这行业还是挺有市场的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刘圣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问道:“那这些东西怎么卖?”

安德实话实说:“有贵的也有便宜的。”

刘圣看到了货架最顶上的那头庚金白虎,便指着其问道:“那头白虎呢?”

话落,他便见到白虎身后虚影仰天嘶吼一声。

“吼!”

无形的波动震荡开来,以刘圣的能力,都不免身子一抖,深吸口气,才压下胸腹中的躁动。

“啊!”

曲柔又是一声惊叫,在那无声嘶吼中下意识后退一步,身上如遭雷击。

“柔姐你要紧吗?”安德看过来道。

曲柔忙摇头:“没,没事,我不要紧的。”

安德便转头对刘圣道:“那个用的是高级树脂材料,外加手工上色和定形,算是店里的精品,所以价格要贵些,我定价是一万块。”

说话间他抬手指了下货架上其他的东西:“其他的,价位有一千出头的,也有两三千的,贵一些的还有五六千的。”

随着他目光所及,货架上那些手办背后的虚影顿时就是一缩,虚影中的人和兽冲着安德或趴或跪,目光中透着畏惧与崇敬。

这一幕刚好被两人看在眼中,刘圣心中一震,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,但很好的忍耐住了情绪。

而曲柔则是瞪大了眼睛,赶忙捂住了嘴,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惊叫出声。

这样的画面,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了。

而此时刘圣,心中不免想了许多,对于安德的真实身份也产生了怀疑,不再是怀疑安德是不是觉醒者,而是怀疑安德是不是某种神话之中的生物。

毕竟眼前的这一幕,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出现。

(这张晚了点,不过还是赶出来了,睡觉去,顺便求推荐票,没收藏的老爷,可以收藏下哈,现在成绩过于惨淡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