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场之中本就有无数光源,那些光源无一不是战舰与机甲爆炸后出现的火光,而此时这些光源却被一道光芒给遮蔽住,这道光源便是罗森所在的翼神号。

此时此刻看去,翼神号散发的光芒并不刺眼,却十分的醒目,随着翼神号的移动,光源也在飞速移动,照耀正片战场的同时,也迅速收割着敌机的生命。

这样的战场变化,顿时就让人类一方震惊,啥时间,整个公共频道中充满了各种声音。

“发生了什么?那光芒是什么情况?”

“天哪,刚才那个新兵是说神灵真的存才对吧?我没听错吧?”

“真的有神?”

“难道我们一直坚持的无神论是假的?”

“快看,那个新兵已经杀疯了。”

此时的罗森,没有别的想法,因为愤怒与不甘等种种情绪的缘故,使得他此时心中就一个念头,那就是摧毁眼前一切的敌机。

也不知是否是真的受过神灵的恩赐,总之他现在没了疲惫,精神显得亢奋,甚至在他的观感之中,那些敌机比之先前更容易解决,这样一来也就造成了此时的结果,其所过之处,数不清的敌机爆炸,成片成片的火光自他身后亮起。

翼神号机体的性能此时已经被他压榨到了极限,机体上各色武器全力爆发,罗森完成了翼神号自开发出以来的最终目的,成为了最适合翼神号的驾驶员。

不!

准确来说,以他此时的状态而言,翼神号都已经渐渐跟不上他的自身能力了。

“快,再快些,我还要再快些!”

罗森并没有失去理智,相反,专注之下,他感觉到似乎时间都在自己眼前放缓,先前的某些操作会耗费许多精力,但现在却能轻松应对,而那些敌机在他眼中,更是变得毫无攻击力。

他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某种进化,但他更愿意相信这是神灵给他的恩赐,因为此时的他比几个小时之前,完全是天壤之别。

因为罗森这番举动,人类一方在震惊于震撼的同时,也受到了鼓舞,士气更盛。

罗森没有忘记自己的处境,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,所以他此时依旧朝着战场中靠近人类一方的方向前进,前方所向,无可阻挡。

近了。

朝前看去,第三联合舰队所在的区域已经近在眼前,周遭合围的敌机数量也变得少了大半,他竟靠着一己之力,自清扫者腹地杀了出来,不得不说这样的举动极为震慑人心。

另一边,数万机甲裹着尖兵小队的成员正在奋力前冲,以求拉近与罗森的距离,他们也都极尽所能的爆发,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应罗森撤离出战场。

但因为罗森现在太过于醒目,是战场之中最为亮眼的光源,加上他可怕的战斗力,已经让清扫者一方完全注意到了他,现在看样子更是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他身上,以至于他身后跟着数不清的敌机,正以极其迅捷的速度追击而来。

终于,罗森杀穿了敌机的合围之势,成功与己方的机甲群会师。

“快,新兵,立即撤退!”

尖兵小队的指挥官立刻在通讯频道中下达命令,同时带着其他残存的队员护在其后方,为其阻挡来自后方的追兵。

此时,罗森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,虽然他很想与清扫者战斗到天荒地老,很想用自己的能力将所有的清扫者都消灭掉,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一步,即便是自己现在的状态,也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举动。

他没有犹豫,自己撤退的机会,是战场上所有的同伴,用生命换来的,他不能浪费了同伴们创造的机会,所以他便头也不回的往前冲。

就在这时,罗森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,下意识的操控翼神号转身,紧接着便看到了清扫者的行星泯灭堡垒上,再度亮起了光芒,那一道道光束快速凝聚,随即汇聚在一个点上,而那个点正好是对着他所在的方向。

“不!”

罗森目眦欲裂,他已经预感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了。

不止是他,实际上其他人也已经看到了这一幕,并且已经做出了相应的举动。

便见后方数不清的机甲快速汇聚在一起,然后以列阵的方式,迅速组成了数道方阵,将罗森阻挡在后方。

而后机甲上边亮起了能量护盾,这些能量护盾彼此相连,组成了一道厚重的能量矩阵。

“新兵,不要回头,给我冲出去!”指挥官在频道中怒吼。

“走!”

“菜鸟,快走!”

“冲出去啊!”

“不要回头!”

频道中,一声声的吼叫响起,落在罗森的耳中,就像是炸弹在耳畔轰鸣,他双眼圆睁,死死地盯着那些由机甲组成的防御阵列,已经知晓这些人是想以自己的身躯,为他构筑一道通向生存的道路。

下一刻,行星泯灭堡垒射出巨大光束,那光束再次延伸扩散,转瞬之间便化成扇形冲击波,搅乱了空间,似乎时间都在这一刻被冻结。

那由数不清的机甲组成的阵列首当其冲,瞬间变被冲击波击中,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定格住了,在罗森的眼中,他看到了矩阵上能量转瞬之间崩溃,那本该稳固的阵列在这一阵冲击之下,显得不堪一击。

一朵朵火光,由于距离的关系,在罗森眼中看去只是一个个小亮点,但无数的亮点却组成了一道火焰般的墙壁。

他知道那代表了什么。

那是死亡,数万人的死亡,每一个火花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凋零。

这就是战争,残酷的现实如同烈火般灼烧着罗森的心,他双目通红,眼中的泪自动溶解在驾驶室里的液体中,他想哭,泪却无法成行。

“不!”

罗森不甘,但他必须做出应对,因为那冲击波虽然经过矩阵的抵挡削弱了些,但依旧趋势不减朝他冲来。

“神!我要活下去,我必须活下去,太多人因为我而消亡,我要让这战火蔓延至敌人所在的每一寸空间,我要让清扫者从宇宙中消失,我要杀死他们文明中的每一个个体。神!帮帮我,我不想死,也不能死!”

他在心中祈祷,同时将翼神号的能量护盾全力打开。

下一刻,冲击波到达。

嗡!

有那么一瞬间,罗森感觉自己要死了,冲击波轻易的撕碎了能量护盾,作用在翼神号的机体上,瞬间让机体表面装甲开裂,那自他身体绽放出的光芒在这一刻更加炽烈,但却在冲击波的冲击下,转瞬就变得暗淡。

冲击波来得快自然去的也快,罗森头脑一片空白,身上到处都是鲜血,在那冲击波之下,翼神号已经彻底瘫痪,体表的光芒消失,翼神号机体上的动力源也已停摆。

远方,数不清的敌机汇集在一起,如长龙般快速冲来。

“不!给我动啊!”

罗森咳血,驾驶室中一片昏暗,甚至于连现实外界的景象都做不到,他只能在这黑暗之中无力的一次次推动控制杆,但机体却没有给予他任何反馈。

“神,帮帮我……”

他在黑暗中低声呢喃。

敌机正在靠近,双方的距离转眼间就已经只剩下数千公里,这在宇宙空间中是极为微小的一个尺度,敌机只需要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便能到达。

但就在这一刻,一道光芒如同流星般,突兀的从战场之外出现,又在转瞬之间射到了战场之中。

这是一抹光,而这抹光华却是诡异的在罗森的翼神号面前停了下来。

翼神号当中,罗森浑身剧痛,精神都在恍惚,但就是在这时候,他却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召唤感。

“是神,是神回应我了……”

他抬起头,身上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周遭的液体,黑暗中,他似乎透过机体,看到了在机甲外面停下的那一抹光华。

罗森放下了要下第三个按钮的左手,右手在一个位置上捶了下,然后驾驶室的舱门就被打开,液体瞬间喷射出去,他整个人也被连同一起被喷到了太空之中。

好巧不巧的,他正好一头撞在了那光芒上。

紧接着,他就感觉自己被吸入到了一处舱室当中,睁开眼,他便看见了一个类同于翼神号驾驶舱的舱室。

“这是?”

罗森疑惑,但转念想到了什么,神色一震。

“红莲战甲?”

他下意识根据经验移动操纵杆,然后借着战场上的光芒看到了战甲的全貌。

这是一个全身赤红的战甲,不,准确来说应该是机甲,只不过只有三四米高,顶多只有翼神号的驾驶舱大小,与他在图片上看的有不小的区别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罗森不明所以,却又像是福临心至,看向了不远处正漂浮着的翼神号残骸。

残骸还算完整,只不过装甲与机体有了严重破损而已,驾驶舱门大开,就那么静静漂浮在太空中。

罗森心念一动,红莲战甲就朝前快速飘去,然后直接进入到翼神号的驾驶舱中。

驾驶舱刚好够容纳红莲战甲,只不过操作台要比红莲战甲小不少。

“我要怎么用?”

这个念头才生出来,红莲战甲的背部就射出了几道丝绦般的线条,似是有生命力一般,直接扎入驾驶室四周的墙壁上。

嗡……

翼神号的驾驶室突然亮起,紧接着让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,明明是金属墙壁,此时却像是血肉般收缩,朝红莲战甲挤压而来,转眼间就将红莲战甲包裹住。

随即翼神号内部各处能量节点有了能量,破损的部位迅速复原,并且开始改变外貌。

机体变成了赤红色,上面还多有火焰与莲花纹路,腰部生长出了两柄长刀,双臂合拢抱紧,更让人惊讶的是,翼神号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脑袋,一双电子眼绽放光芒。

“力量……好强的力量。”

罗森感受到了力量在身体之中汇集,连带身上那惊人的伤势在这一刻也尽数恢复。

“是了,这就是神灵的赐予,我……明白了。”

(票票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