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泽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,身上没半点伤势,但就是昏迷不醒,医生好半天都找不出问题,也是急的不行。

不过没多久,就有人将赵泽从医院给接走了,走的是正规手续,医生想拦都拦不住。

不用说,接走赵泽的自然就是三个特殊部门的人了,很快就将赵泽给带到了一处实验室中,得到这边消息的刘圣也赶了过来,赵泽是他的保镖加秘书,出了事情他自然也得来看看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一进门他便问道。

一个穿白大褂的人道:“很抱歉刘主任,到现在我们还没查出来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昏迷,不过……”

“有话就直说。”刘圣皱眉。

那人点头:“是这样的,我们检查过后发现,他已经提升境界了,而且还避开了生死关,是一种平稳的过度,没有半点副作用的那种。”

刘圣摇头:“这不可能,生死关是武人必经之路,不跨过这一关,就不可能成就真血,这一点你们不可能不清楚。”

那人表情有些古怪,沉吟片刻后才道:“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想的,但检查的结果却做不了假,他已经换血了,而且换血过后的血液中能量浓度很高,远超一般的真血,都有点……都有点像是神话生物的血液了。”

他说着还将手中的报告递给了刘圣。

刘圣接过报告看了起来,眉头紧锁,然后表情有了细微变化,眸中还带着点难以置信。

“神圣能量?”

那人点头。

“是的,问题就出在这里,赵泽血液中的能量已经偏神圣化,这和泰西那些神圣生物的血液有几分相似,区别就是他的血液还带着灵力修行体系的痕迹,两者比重相同,达到了一种奇怪的平衡。”

刘圣揉了揉眉头:“串子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那人忙咳嗽两声,一脸的无语。

“算了,现在看报告的话,这小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刘圣问。

那人摇头:“不好说,暂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但我们也确定不了最终结果,因为这种情况以往没有发生过,我们也没有经验。”

刘圣没有多说什么,摆摆手,那人很识趣的让开些,便见刘圣神色一肃,身上突然浮现出一尊虎头人身的巨人虚影,这虚影左手雷霆,又手狂风,周身电蛇环绕,一出现便有股可怕气息压在当场,令在场其他人脸色涨红,像是被人掐着脖子般呼吸不畅。

刘圣没开口,这一刻他仿佛一尊神灵般,站在床边朝赵泽眉心点出一指。

平平无奇的一指,空气却呈现塌陷之势,有涟漪出现。

嗡……

反观赵泽身上,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刺激,一缕微弱光芒出现,瞬间笼罩住全身。

指头停在赵泽眉心处,刘圣随后收回手,身上的虚影也随即敛去。

“毫光护体,的确是换了真血。”

得到确认,刘圣反而疑惑起来。

“咳……”

而此时,床上躺着的赵泽却突然咳嗽起来,而后悠悠睁眼。

“咦?”

白大褂赶忙上前,用手在赵泽眼前晃了晃。

“你感觉怎么样?能不能看见?这是几?”

一连串的问题问过去,奈何赵泽根本就没回过神,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昊哥朝他脸上扑来耸动的那一刻。

刚回忆起这点,赵泽的脸色就变得惊恐,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下意识的趴到了床边,脸色变得煞白。

“呕……呕……”

这动作顿时就把在场的人给吓了一跳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白大褂忙问道。

刘圣道:“去给他拿水,再拿个桶来。”

立刻有人去做,很快将桶和水拿来,而赵泽也不言语,抓起水就狂洗脸漱口,那模样恨不得将脸皮都给撕下来。

“狗呢?那只狗呢?我要宰了它!”

赵泽发出悲愤的怒吼。

看他那模样,似乎是受到了天大的屈辱一样。

刘圣表情古怪,问道:“你这小子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赵泽闻言身子一僵,这时候才回过神,看了看房间,又看看刘圣,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“我,我,我悔啊!”

接着他也没怎么隐瞒,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给仔细说了一遍。

“你是说,那枚果子是天材地宝?”刘圣皱眉问道。

赵泽忙点头。

白大褂也忙问道:“你只吃了半枚果子就完成了换血,另外半枚被狗吃了?”

赵泽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还是点点头。

“这样啊,那仙人球在哪?”刘圣问。

赵泽看了看四周,摇摇头:“在我车上,车上的箱子里。”

不用刘圣吩咐,立马就有人出去查,这期间刘圣皱眉道:“你没有发现那个安德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赵泽摇头:“他就是普通人,我没从他身上感到半点能量。”

“奇怪,照你这么说的话,那样的天材地宝又是怎么出现的?难道是被养出来的?这明显不可能吧。”

赵泽哪清楚这些,他现在非常的后悔,后悔为什么要把狗子放车上,当时给关在笼子里不就行了吗。

刘圣想了想,微微摇头。

“不对劲,怎么看都不对劲,这样的宝贝显然不是养出来的,出现的突然,那么必然是那个安德的问题,再要么就是他家的问题,搞不好他那里就是一出能量喷发点,还有可能是某处秘境入口。”

赵泽张张口刚想说什么,就有人开门进来,对刘圣道:“没有找打。”

刘圣看向赵泽。

赵泽瞪大眼睛。

“不可能,我明明放在车上的箱子里,怎么会找不到……难道,难道被其偷了?”

刘圣叹息一声:“看样子你是被人盯上了,呵,发现了天材地宝虽然是你的个人机缘,三大部门也不会抢你的,不过你但凡汇报一下,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现在好了,连那仙人球都丢了,你可真能耐。”

赵泽被嘲的面红耳赤,低下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,这件事他没做错,但说到底还是他做事太浪,这下好了,宝贝丢了不说,机缘还没了一半。

刘圣又道:“先让人去查吧,这种宝贝肯定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放过,不过我要给你提个醒,东西被找到的话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赵泽就忙道:“我知道我知道,东西被找到就归属三大部门,我拎得清轻重。”

“这就好,看来你还没有被宝贝迷住眼,倒是可惜了还得费一番功夫。”

赵泽欲哭无泪,只能咬牙切齿:“那只该死的狗子。”

“嗯?”

刘圣闻言便问道:“说了这么半天,我让你去带的狗子呢?”

“啊?”

赵泽愣了,喃喃道:“不会也丢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