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敌之间互揭老底,以此降低情敌在追求者心中的地位,这是很常见的手段。尤其当情敌还是个女性,那么就更有可能出现,毕竟女性在面对情敌时,往往会变得小心眼。

当自己完全没机会之后,做这种事情,就更加无所顾忌。

真要算的话,不敢说历史上那位,演义里面的周瑜,也是属于那种小心眼的……

“我很看重她的才华,但……至少是现在,我不太喜欢她这个人。”朱信坦诚道。周瑜的那个性格,他的确不太喜欢,刚来就揭人老底的。

尤其她还有一个,估计很大概率,以后都没办法愉快玩耍的身份,那就是——情敌!

小概率是开个后宫,左拥右抱的……呵呵,自己这是想桃子吃。

“惟实,虽然喜欢或者讨厌一个人是你的自由。”孙策闻言,却是耐心教导起来,“但这个世道就这样,你没必要必须喜欢谁或讨厌谁,交际却是无法避免的。

要成熟点,大家以后都是同僚,哪怕不喜欢,也别故意去针对,或私下和谁抱怨,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,好吗?”

朱信此刻有些尴尬,自己三十多岁的人,结果还要给个二十岁的姑娘说教。

回想起来,自己当年不是找不到工作,而是和同事就是处不好。最后回家帮忙,老爹照顾着,下面打工的也不敢得罪老板的儿子,那几年过来顺风顺水的。

说到底,就是自己没有什么社会阅历,至少缺乏和别人打交道的经验。家里的采购什么的,也都是父亲去做,根本不用他操心……于是一直以来,自己就没意识到这个问题。

“好好,都听你的。”朱信笑道,“没想到在这方面,你还比我成熟一些。”

“嘻嘻,就和母亲说的一样,男孩子都很难长大。”孙策一把抱住朱信,“说过,如果要找伴侣,最好找年纪大点的,否则就和照顾长不大的孩子一样。”

“后悔没有?”朱信反问了句。

“后悔了!”孙策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应该早几年找到你,看着都瘦的……”

“我们能不能别提体重的事情。”朱信笑骂道。

“可以,要不我们谈谈脂肪率的问题。”孙策歪了歪脑袋,这还是朱信教她的说法。

“好好,我投降,我投降可以了没?”朱信表示完败。

“既然你投降的话,那么我可要开出条件了!”孙策一把揪住朱信,滚到床榻上,“今晚你必须要给我抱着睡觉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”朱信有些无语,这条件怎么好像是在便宜自己?

“不许反驳!”见朱信沉默,孙策直接加了句。

“好……我给你抱着睡就是了……”朱信当即放弃抵抗。

“这样才乖……”孙策搂着朱信,双手搭在他腰间,若有若无的揉着。

夜幕慢慢降临,两人就这样相拥而睡,这个纯洁的妞儿,也不知道会不会觉得,男女的事情,就是这样抱着睡一觉,之后就会有宝宝了?

不过话说回来,这几年她到底怎么过来的,发育那么迅猛……

“嗅嗅……”深吸一口气,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。

“惟实,你的武器顶着我了……”孙策突然嘟哝了句,不过没有什么大动作。应该是梦里潜意识说了句,要不然朱信绝对会非常尴尬。

朱信顿时也不敢乱想,乖乖入睡。或许是今天的事情太多,很快就睡着了。

感觉到朱信彻底睡下,孙策这个时候突然睁开眼睛,好奇的朝着身下看了过去……

第二天起来,朱信早早起来,毕竟作为参军,早饭还要是去准备的。不过中途他回了一趟自己的营帐,把衣服,主要是内裤换一换。

怎么想怎么不对,距离上次满出来的间隔似乎变短了……有些不太好的猜测,最后还是否定了。然后觉得在完婚之前,还是不要再随便和孙策同床共枕好一些,太尴尬了!

“早餐好了……”朱信端着两份早餐,为了和周瑜打好关系,也准备了她那一份。

“哦哦……放那边就好……”孙策此刻却是耸拉着脑袋,不敢正视朱信一样。

“???”朱信很疑惑,今天这位到底是怎么回事,平时都恨不得抱上来了。

“早餐看来不错,谢谢。”周瑜很有礼貌的是把早餐接了过去,当然也包括孙策那份。

“慢慢享用。”朱信朝着她笑了笑,然后转身出去。

“他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?”周瑜疑惑的看向孙策,“态度变化那么大……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算计吧?”

“公瑾,你怎么能那么说呢?”孙策有些生气的说道,“惟实的心肠其实是很好的!”

“好好好,是我不对。”孙策那么维护朱信,周瑜心里都有点吃醋了,“我现在试试,还不知道他的手艺怎么样。”

手艺当然是很不错的,而且朱信也的确没有打算把周瑜怎么样。

“这手艺的确不错,明明只是很普通的早点,品质比二乔的好了太多。”周瑜有些讶然,这手艺的确很厉害,在厨师里面也算是比较高端的存在。

“惟实的手艺是最棒的!”孙策自豪的说道。

“对对,只要在你的眼里,他的一切都是最棒的。”周瑜调侃道。

“那……那是当然的……”孙策似乎想起了什么,当又变得娇羞起来。

周瑜见状,顿时物语,就那么调侃一句,怎么就害羞起来了?这妮子,对那朱信的爱意是不是太强烈了一些?

接下来的几天,陆康偶尔会邀请孙策过去赴宴,说到底就是笼络一下感情。

那几天里,孙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基本上都会避着朱信。足足五天之后,软乎乎能量储备消耗殆尽,然后才一把将朱信扑倒。

作为当事人的朱信很无奈,你这是到底闹哪样?前几天爱理不理,现在又原形毕露。

“软乎乎……”孙策蹭着朱信的小肚腩,仿佛要把软乎乎能量吸够了才肯作罢。

“伯符,要打情骂俏,至少也要在营帐里面!”黄盖走了过来,少不得训斥了一番。两人到底还没有完婚,这样大庭广众的,太不检点了!

“再等一会……”孙策死活不肯放手,最后黄盖只能默默离开,眼不见为净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