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姬腰肢搭在栏杆上,望着下方黑沉沉湖面惊恐大叫,抱着同伴脑袋的双臂颤抖不已快要松开。

祁如云吓得赶紧张开双臂,将探到栏杆外的俩人上身同时抱住,身腰朝后一沉,搂着同伴脑袋的歌姬后脑壳被上方栏杆碰一记,和同伴双双摔在祁如云身上。

男佣从另一个压着他的歌姬身下钻出,赶紧爬起将压着祁如云的两个歌姬拉起。

一个歌姬踉跄两步靠在舱边,不住揉着后脑壳。另一个歌姬惊吓过度晕头转向,手舞足蹈似在划醉拳,身腰一扭冷不丁朝爬起的祁如云捅一拳。

祁如云一看是从湖中蹦上甲板的歌姬,以为她会武功,吓得赶紧后退几步。

忽见她东划西舞一头靠到栏杆,上身一歪要朝湖面栽去,吓得赶紧上前抱紧腰肢大声呵斥:

“好了,好了,知道你会武功,不要再做跳水表演!”

“哇,哇!”

歌姬忽然张嘴喷出一股呕吐物,祁如云衣襟前倒处都是。气得伸手欲掴歌姬耳光,歌姬脑袋一偏,忽然搭在他臂弯前,脸庞苍白双眼紧闭一动不动。

“喂,喂!”

祁如云冲她叫两声仍无反应,衣襟前散发阵阵腥腻味,熏得他踉跄两步靠到栏杆。

“她,她昏过去了!”

男佣上前扶住祁如云,看下双眼紧闭的歌姬惊慌不已。祁如云心中一凛,这才明白她刚才晕头转向,站立不稳才手舞足蹈,并不是炫耀武功划弄醉拳。

两个歌姬赶紧上前,相帮将同伴架到室内盥洗更衣。祁如云气得脱下沾着呕吐物的外衣随手扔向湖面,赤着上身返回室内洗漱换衣。

湖面上方外衣随风飘旋着落向水面,躲在画舫边水中的宇历威一眼看到落下的外衣,喜出望外快速潜游上前伸手一捋,将外衣拽入水中返游到画舫边。

先前在水中拦截到一块木板,和他一起跳水的歌姬仍昏迷不醒伏在木板上。

游到歌姬身边,将衣服在水中揉搓几下冲去呕吐物,面红耳赤摆弄着歌姬手臂,将衣服套到她身上。

先前带歌姬躲在画舫边,忽听前面噗通一声水花四溅,转瞬一个女子仰面躺在水面上四肢乱舞。

宇历威借着星光仔细一看,认出是晚上一起饮酒的另名歌姬,吓得他压着木板猛地一颠暗自嘀咕:

“妈啊,这些歌姬怎么了,接二连三跳入水中!”

上面甲板上喧哗声阵阵传来,宇历威迅速知道缘由,瞥一眼身边伏在木板上的歌姬,迅速潜游到落水的另个歌姬旁。

他臂力惊人,在水下托住歌姬朝画舫上方猛地一顶,歌姬腾空而起,在画舫边碰下祁如云和男佣伸出的手臂。

祁如云和男佣竟未能将落到手边的歌姬接住,眼睁睁看着她再次落入水中。

宇历威再次猛地一顶,歌姬在空中划道优美弧形落向画舫,压得祁如云和男佣双双摔在甲板上。

画舫上方喧闹声渐渐平息,宇历威抹下脸上水珠,先前和他一起坠水的歌姬伏在木板上,见她依然昏迷不醒非常焦急。

抬手理下刚刚套到她身上的祁如云外衣,望着歌姬苍白脸庞,宇历威紧皱眉头,思索如何摆脱眼前窘境。

待了片刻夜色笼罩的画舫恢复了先前沉寂,宇历威朝画舫外侧潜游几米,悄悄从水中探出脸庞朝画舫甲板上张望。

半晌见无人走动,估摸刚才闹腾的众人回房休息。抬掌捋下胸脯,返游到画舫旁伏在木板上的歌姬身边,决心抓紧时间带她返回舱中,想方设法救她性命。

将木板朝画舫外侧推出几米,抱起歌姬再次朝画肪甲板上望一眼,确信无人猛一运劲凌空跃起,挟着一股水花稳稳落到画舫甲板上。

紧抱歌姬刷一下穿到画舫边暗处,借着稀疏星光朝走廊两侧仔细扫看,半晌不见有人走动长舒一口气,拐弯跑向跳湖前睡的那个房间。

一到门口见房门关闭,抽出抱着歌姬的右手朝门扇推去。忽然心中咯噔一下收回手臂,担心里面有人,转脸靠到门边凝听里面动静。

听了半晌里面没有声息,面颊一动冷不丁将虚掩的房门撞开一条缝障。

脸庞悄悄探到门缝朝内细看,里面黑乎乎一片,半晌才稍微辩出模糊物体。

断定没人推门跨进室内,赶紧前冲几步,怀抱歌姬一头栽在花床上,片刻后才控制住怦怦心跳嘀咕一声:

“妈啊,累死我了!”

忽然发现压在歌姬身上,脸庞灼热起身掴自己一记耳光。转身将房门随手关好,点然油灯眼前一花又靠到床边,真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。

猛地一愣眼光落到躺在床上的歌姬身上,见她脸庞苍白双眼紧闭,才想到救人要紧。

眼光朝室内四处扫视,想寻找衣服套到身上。搜寻半晌不见衣服,急得瞅一眼自己身体满面通红。

想到救人要紧也管不了多少,扯条床单裹住套着祁如云上衣的歌姬,从木架上取下一个脸盆放在地面。

转身抱起歌姬,左腿弯成弓状,将她俯身搭在大腿上,面朝脸盆想让她吐出腹中呛进的湖水。

“哇,哇---”

随着他大手在歌姬后背上按压,几股浊水猛从她嘴中吐向面盆。宇历威心中一喜,紧悬的一颗心缓缓放下,知道她生命无忧。

突然,隐约听到走廊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惊得赶快将歌姬放到床上盖上床单,转身将门闩牢,四处张望寻找藏身之处。

床边有一只一人多高的木柜,刚才搜衣服时发现锁着没有打开。听到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,宇历威赶紧穿到木柜前,伸手抓着木柜猛劲一拉,柜门敞开大吃一惊,发现自己衣服和大刀皆锁在柜内,歌姬衣服放在一侧。

脚步声在门外停住,宇历威顾不了多少,闪身躲在柜内拉好木门。憋着呼吸凝神静听,门外有人推了两记,说声“里面没人”转身朝远走开。

宇历威听出是祁如云声音,在柜内呆了片刻拉开木门,确信远处脚步声消失后走出木柜,按着胸脯轻轻迸出一声:

“妈啊,憋死我了!”

突然,大吃一惊看到床上盖在歌姬身上的床单被掀到一侧,歌姬躺在床上手臂似乎动了一下,只是双眼紧闭面朝天花板。

宇历威心头一喜,估摸她休息片刻会好转,转身取出柜内自己衣服和大刀,并将歌姬衣服取出放在床上。

取条毛巾揩抹身上水渍,刚要穿上衣服,房门忽然无声打开。

祁如云手提钥匙,笑眯眯出现在门口,目光在躺在床上的歌姬和他身上扫过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