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贤养成了一个奇怪的癖好。

就是约会的时候,他总喜欢迟到一点儿。

因为他发现那些初恋的女孩子们,大都会在急切等待约定之人的时候,流露出各种如孩子一般的有趣模样。

站在公交站牌下眺望车流人行。

踱步于街边傻笑着看手机。

搓着手哼着歌呆呆望天。

嗦着一杯奶茶东张西望。

或安宁,或娇俏,或可爱...

林小贤来晚一点儿,可以如朝圣一般由远到近地走向那些让人为之莞尔的美好,于是一场约会的开头就变得格外充满期待。

今天也是如此。

隔着老远,林小贤就从人群找到了那个清清丽丽的身影。

蓝色直筒牛仔裤,素白的平底鞋干干净净,洁白的羽绒服遮不住有致的少女身段。

羽绒服的兜帽上有一圈同样洁白的毛毛,厚厚的帽子有些偏大,学习委员好看的脸儿却小小的,半遮半掩地藏在里面,就像躲在蒲公英里的一只小鹿。

这样的打扮和姿态,很周佳。

一如既往的简洁素雅,林小贤也是一如既往地喜欢。

在刚积下一层新雪的街上有着太多的眼花缭乱,林小贤悄悄走到街对面,从近一点儿的位置望过去,只觉众生扎眼而滥俗,偏她是一株水晶做的花骨朵,小心地敛着自己的花瓣儿,要在最喜欢的人眼里绽放。

周佳的两只胳膊乖巧地交在身前,因为天气的原因,几根白嫩的手指头整整齐齐地从袖口只伸出半截,提着一个林小贤没见过的米灰色帆布包包,眸光泛着微微不安的光,身子偶尔前后轻晃一下,显得踌躇而生涩。

“佳!”林小贤看了一眼红绿灯,隔着七八米的街道,朝她挥手。

然而没有得到回应。

认真的学习委员,连等个人也是极其认真的。

街道那么长,周佳从街的那一头,望啊望,专心地找林小贤,没找到就转向街的另一头找,还是没有找到。

可能是灯下黑的原理,左看右看,就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正对面。

周佳逐渐有了些怨气,鼻子发出很轻的哼声。

可恶的林小贤,她都等了好久,都已经好想他了,可他怎么还不来啊...

眼看学习委员居然一副要生闷气的样子了,对面的林小贤顿时哭笑不得。

“这傻丫头,咋又聋又瞎的呢...”

没办法,林小贤只好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“喂?”

“喂?林小贤,你人呢,你是不是又要捉弄我了。”

学习委员声线有点儿跳脱,强装着冷漠,却又忍不住委屈。

“佳,你是八十岁的老奶奶吗?我就在你对面!”

“对面...”

她一怔,抬头,终于发现林小贤,想到自己傻等的呆样肯定全被他看到了,脸就有些热热的:

“我...我不是老奶奶,我早看到你了,我的意思是,你怎么还不过来...”

“好吧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林小贤挂掉电话,虽然已经绿灯了,但由于堵车,还有很多车在一停一顿地穿梭着。

他观察着车流,敏捷地扭过这些车子,眨眼就来到了周佳面前。

“我过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林小贤刮了刮她的脸蛋儿,弹弹的温软,像剥了壳的水煮蛋:

“我都过来了,你神情还这么紧张干嘛?”

“...车好多,我怕你被车撞到了...”

周佳担忧地说到,然后打量他一下,看他笑起来的样子好像比往日还要帅一点,就垂下脑袋一阵发慌。

而至于方才等人的那股子小怨气,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。

“冷吗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嗯,包给我。”

林小贤很自然地拿过周佳的包挂在自己左肩上,然后右臂伸过去,抓过她的小手握在掌心。

学习委员的手儿柔若无骨,粉莹莹的指甲像打磨过的珍珠,靠近手腕的地方温温的,露在袖口外面的那半截手指就有些凉。

“不好意思,等很久了吧。”

“没多久,才刚来...”

学习委员尽量从容地回答,耳朵尖儿有点发烫,没能想到被他这样在街头牵着,竟会是这样的砰然心动。

“附近有一家咖啡馆,先去暖暖身子怎么样?”

林小贤征询周佳的意见,周佳哪里有经验啊,这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男孩子约会。

“我不知道...”

“好吧,那就听我的?”

“嗯,约...会的事情,我不懂,如果你觉得我麻烦了,就...”

“哈哈哈...”

林小贤笑出声:

“我的学委大人,你别想这么多,放松就行了,其他事情都交给我。”

学习委员会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愁,可林小贤不会。

他是有一些大男子主义的,在林小贤看来,女孩子的第一次本就需要让男方来引导,不丢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林小贤找的这家店叫“布咖啡”,英文注释BooCafe。

从名字就能看出,兼有书吧和咖啡馆的功能,提供一些轻食。

装潢有一点工业风,并用一些木质中和,比如红漆面的钢楼梯用木板作台阶,让整体看上去不那么硬朗,充满一种清淡的古早调调。

两层的店,每一个客位都挨着高低不同的书架,五花八门地摆着各色书籍。

小说,漫画,散文,报刊杂志,应有尽有。

这些书并不像其他地方那样仅用来装饰,可以看到大部分客人们都在专心地翻阅。

店内的灯光大调子是暖黄,但在每个小桌和卡座上都设有白色小台灯,专门方便不同阅读习惯的人调节看书时的灯光。

这样的体验下,与其说咖啡是主业,不如说更像是一家纯粹的书店。

“请问几位?”有店员小姐姐过来了。

“两位。”

“好的,这边请。”

咖啡的香气,细碎的交谈,书页的翻动,糅合出一种非常适合冬季的惬意氛围。

林小贤瞥了瞥身旁的学习委员,能看到她眼里的亮闪闪。

“喜欢这里吗?”

“嗯,小贤...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啊?”

“也不是刻意找吧,只是我认识一个女孩子,然后发现她有一个很复古很特别的兴趣,就是休息时间爱泡在书店,有一次啊,我们在书店偶遇,她还推荐了一本作文书给我.....后来,我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,于是就在大街小巷寻找跟书有关的各种店,经过一段时间后,终于找到了这家。”

明明是简单问他一句,他却讲了个不长不短的小故事,故事中的那个女孩子让学习委员有些心慌意乱:

“兴趣而已,你干嘛浪费时间去折腾啊...”

林小贤摇头:

“怎么能叫折腾呢?”

“我也没有刻意去找,只是每次上街就留意一下。”

“那个女孩子不是喜欢泡书店吗?”

“她喜欢,所以我才留意的。”

喜欢,所以留意。

多么熟悉的一句话,周佳仿佛回到了那一天,回到了自己开始沦陷的那一天。

那一天,新来的同桌,就是用同样的话,同样清冽的目光,同样真挚的语气,轻轻敲开了她懵懂的心。

宁静的咖啡馆里,少女情丝甜甜蜜蜜地涌上来,学习委员俏脸羞红如海棠,突然好想要接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十月冲一冲,各种票啊啥的,喜欢的话,哪怕打打广告安利一下呢,睡了先,3小时后还要上班,呜呜呜...啥时候能全职啊..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