锵!

面对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家伙,宋易飞毫不犹豫的拔出,刚刚收回去的精钢长剑。

“大侠莫要……咳咳……动手!在下六扇门段……咳咳……段……段无涯!”

黑影强撑着站起身来,宋易飞这才看清他的真实面容,是一个眼圈发黑,头发披散,满脸是血的中年人。

“朝廷六扇门?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宋易飞严阵以待,小心戒备,并没有因为对方几句话,以及凄惨的模样,就放松警惕。

六扇门是朝廷捕快之中,一个特殊的旁支。通常只接手江湖帮派斗争和久为官府通缉的要犯,同时与各大门派有相当的交情,在朝廷和江湖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权力。

他们可以说是朝廷中的江湖人物,江湖中的朝廷人物。

属于大乾王朝的江湖门面,实力雄厚,不弱于任何一个大门派。

大乾王朝和江湖门派,是一种相爱相杀的关系。

威胁变大,他们就抱团,威胁变小,他们就内斗。

近些年来,魔门和魔门所在的晋国,实力日渐强盛。为了应对这个威胁,江湖门派和朝廷暂时处于蜜月期。

武当,少林的掌门,都接受过当今圣上的册封。

但是在这种大团结的环境下,底层的江湖人士和六扇门,仍然时有冲突。

以宋易飞性格,别说是六扇门,就算是武当弟子,他也不会随意信任。

“这是我的……咳咳……令牌!大侠请看……咳咳!”

段无涯从身上摸出一块玉雕的令牌,轻轻的抛向宋易飞,由于动作触动伤势,他又咳出了两大口血。

面对抛过来的令牌,宋易飞并没有伸手去借,而是脚步后移,躲避开来。

武侠小说里,可是有不少反派,喜欢在令牌之类的东西上下毒。

啪嗒!

令牌跌落在地,碎成三瓣!

空气为之一静!

“那个,你还有别的东西证明身份没有?”

看着一脸呆滞的段无涯,宋易飞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
鬼才知道,这玩意这么脆弱?

话说,这么脆弱的东西,你就不能走两步递过来吗?

让你随便乱丢,这下好了吧!

幸亏段无涯不知道宋易飞心里在想什么,否则可能直接被气死。

知道事情无可挽回,段无涯只能苦笑着摇摇头。

“大侠……咳咳!不相信我……不要紧,劳烦你把这封信……咳咳……送到最近的六扇门分部……朝廷必有重谢!”

段无涯又从身上摸出一个,明显草草折叠的信纸,用双指夹着甩向宋易飞。

面对飞来的信纸,宋易飞仍然选择了躲避,而不是伸手去接。

谁知道,对方是不是故技重施!

“这种事情,还是你自己去送吧!告辞!”

宋易飞既不去看信上的内容,也不问段无涯为什么相信他,直接后退着准备离开。

就在这时,一个黑影倏忽而至,到了段无涯的身后。

“小……”

宋易飞刚想提醒段无涯,就见一把寒光凌冽的短刀从黑影手中弹出,从段无涯的颈部一划而过。

噗通!

段无涯满脸是血污的头颅,从身体上跌落,在地上翻滚了两下。由于黑影动手太快,段无涯的眼神还处于迷茫状态,宋易飞看到他的嘴巴动了两下。

杀掉段无涯的黑影,轻飘飘的退后两步,躲过断裂出喷出来的血液。

黑影无论是快如鬼魅的轻功,还是干脆利落,冷酷无情的刀法,都给宋易飞带来巨大的威胁感,他必须打起二十分的精神,小心应对。

锵!

黑影刚把目光望向宋易飞,宋易飞就把手中的精钢剑往地上一扔,膝盖一弯,噗通一声,跪倒在地。

“前辈不要杀我!我不认识他!我就是个路过打酱油的而已!你看,他给我的令牌都被我摔了!信,我也没有要!前辈就算不来,我也要杀掉他,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,大晚上弄一脸血,在这里吓人……”

“呃?”

本来想要连同宋易飞一起抹杀的血十六,见到宋易飞软蛋至极,无耻至极的举动,刚刚抬起的脚步又停了下来。

他在血杀殿执行了上百次任务,这么奇葩的家伙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“你不想知道他的身份?”血十六声音沙哑冷笑道。

“不想!”

宋易飞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,语气干脆的说道。

“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杀他?”

“不想!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“你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!”

“……”

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

“把信给我!”

血十六取下遮盖面容的帽兜,冷峻的脸上,露出残忍的冷笑。

“前辈,你还是自己拿吧!我怕不小心看到里面的内容!”

宋易飞头都不敢抬的说道。

“呵呵!”

血十六哑然失笑,这家伙到底有多怕死。

“捡起来!我不杀你!”

杀肯定是要杀的,但是难得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家伙,血十六觉得在杀之前逗逗他,也挺有趣的。

“谢谢前辈!谢谢前辈!我回家之后,一定给前辈设立长生牌位,日日祈祷,日日上香!”

宋易飞一把鼻涕一把泪,颤颤巍巍的把那张信纸捡起来,准备递给血十六。

给一个杀手立长生牌,亏你想的出来。

血十六算是彻底服了这个软蛋,警戒心也降下去大半。

“牌位就……你……咕噜咕噜!”

伸出左手准备接信的血十六,却见即将到跟前的宋易飞,脚下一滑就撞到了自己怀里。

心中警铃大作的血十六,本能的想要挥刀抵挡,只是两人太近,宋易飞动作又太快,他刚挥到一半,身上就中了七剑。

铛!

宋易飞短剑上撩,挡住血十六的仓促攻击,闪身退到一旁,远远的拉开距离。

“不好意思啊!剑法用惯了,捅的有点多!”

此时的宋易飞,那还有什么畏惧胆怯,只有一脸的淡然。

“卑鄙……咕噜……小人……咕噜咕噜!”

满脸愤怒的血十六,口中的鲜血像破了洞的自来水管,不停的往外流淌。

“咳咳!小兄弟,你这话有点难听!我只是用脑力代替了部分体力而已!”

能够毫发无损的击败敌人,而他只要装一下怂,这买卖太划算了。

前世为了赚钱,他可以把自己化妆成美女当网红,可以娇滴滴的喊抠脚大汉小哥哥。

横店三年的群演也不是白混的!

他演的日本小鬼,子,连起来可以拼成八百集的连续剧。

至于下跪——毕竟死者为大嘛!

“你……咕噜!”

血十六被宋易飞的话气的吐血,是真吐血!跟不要钱一样!

尼玛!刚才叫老前辈,现在叫小兄弟!

你还有一点熊脸嘛?!

只可惜血十六受伤太重,七剑全部命中要害,在没有机会吐槽宋易飞,随着血液大量流逝,他很快变的意识恍惚,栽倒在地,不久就彻底失去了生机。

噗嗤!噗嗤!

等血十六失去生机之后,宋易飞又上去补了三剑,凑个十全十美。

“第一次杀人,竟然没什么感觉?难道是我入戏太深!”

宋易飞摇了摇头,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。把短剑在血十六身上擦拭干净之后,重新贴身收好。

深受武侠小说熏陶的宋易飞,出门在外,自然不会只带一把剑。

毕竟他的一身功夫,大多是在剑上。

除了手中的武当制式精钢长剑,他胸口还备了一把短剑,双腿各有两把匕首,怀里藏有五把飞刀,关键时候都能当剑用。

处理尸体是个麻烦事,好在血十六身上有专门的化尸粉,省了宋易飞挖坑填土的功夫。

把两人身上值钱的东西收刮完毕,把尸体化掉,衣服一埋,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一段“可歌可泣”的战斗。

确定没有遗漏之,宋易飞往吴九九三人所在的位置走去,路上顺便打开信纸,借助星光查看里面的内容。